アイ.

真的不会写东西的一初_(:з」∠)_
别看了真的很辣鸡

【朝耀】Spring thunder


bgm:春雷—米津玄师
cp朝耀 唱见paro
很久以前想写的脑洞……安利一下这首歌!
依旧是同人文萌新一初……希望半天肝完的小学生的辣鸡文笔不会被人吐槽吧qwq
拉低耀诞的整体质量:)





    18.9.15 02:36

“对,我很喜欢你。但是又很害怕说出来会被嘲笑再之后形同陌路,毕竟这是件很多人听到都不欣赏甚至有些反感的事情。因为即使只是作为朋友,也远远比那样的结果好得多,这就够了,所以请原谅我如此自私的感情。”

亚瑟用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斟酌语句,又在犹豫是否发送之间花费半天,才发现已经到了第二天凌晨。盯着在一片黑暗的房间中惟存有光亮的手机思索第二天因为起床会比预计晚而需要推迟的行程安排,却看到刚刚发送的那条微博底下铺天盖地的留言席卷而来。
看了一眼最先评论转发的一条,“如果我是那个人的话该多好啊。”
ID Spring thunder,头像是一道划过长空的闪电,虽然不知道这个人已经连续抢了多少次沙发,但是主页里面除了和自己有关的东西再没有其他了,平淡无奇地让人怀疑不是骨灰级粉就是小号。之后的大部分人也要么是想着法子安慰自己的,要么是鼓励去表白的,还有看上去有板有眼分析猜测那个人是谁的……只有这个人……鹤立鸡群?与众不同?好像都不太对。
想着想着还是删掉原微博关了机,带着早已经要决堤般的困意沉入梦乡。











虽然很不情愿,还是在六点钟准时起了床。本以为冬天的凉风吹吹就能变得精神起来的亚瑟意识到这是个错误的想法,只能有点困倦地去往约好的live后台之后看着节目安排继续昏昏欲睡。
是一家大型游戏公司的发布会暨周年庆,安排了三十几个节目,自己给之前一个游戏的solo主题曲排在第十五个,不算前也不算后的位置,应该不是什么问题,算是让亚瑟舒了一口气。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九点,live开始是下午两点,排练和讨论环节顶多再持续一个小时。很好,还有时间。
众人依然在争论某个环节怎么调动台下的气氛,殊不知某人已经倒在桌子上会周公去了。
“停停停停!好像有人没在听。”
live总策划路德维希打断兴致勃勃讲着话的主持人阿尔弗雷德,向一个方向指了指。
某人一头沙金色的发仍是有些张扬地,没有十分服帖地紧贴在头上,脸埋在抱肩的胳膊之间,粉丝看了一定不禁担心会不会把那张媲美影视明星的脸压变形。
“睡得很沉呢。”左边坐着的live中三名唱见之一的弗朗西斯轻轻戳了戳他的侧脸,“没反应。”
“那个,算了算了,反正亚瑟的人气已经很高了,应该就不需要听这个了吧……大概是昨天晚上没睡好。”王耀帮忙打圆场说。
“那……看在小耀的份上先别叫醒他了。”









“差不多该起来了吧?快到开场时间了。”
亚瑟是被一个熟悉的声音这样叫醒的。揉揉眼睛正好对上了一对漂亮的琥珀色眼眸和垂下来的,他一直觉得很可爱的黑色辫子。几乎就立刻反应过来了那人是王耀。
——因为刚刚才“见过”他嘛。
还是在梦里。
“啊……抱歉抱歉,之前你们是……”
亚瑟装作镇定自若地迅速调整好了状态,实则心跳如擂鼓。
“我们也没说什么……你就像排练那样就行了。”
后来亚瑟回想起来这件事的时候,觉得这个人大概会读心术吧。
不然怎么会那么了解他。


王耀和亚瑟算得上是同行。
都是在某个视频网站当下人气日益高涨的唱见,私下里关系也还不错,很多次合作过,也被粉丝刷过各种cp向弹幕。开始亚瑟还会担心王耀看了这些会不会像经常看到的小说情节一样为了避风头故意疏远自己,但实际上并没有。因为王耀比他接触圈子要早的多,对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
但是很少人知道他们在很久以前就是高中同学,甚至亚瑟也是因为他的原因才开始尝试投稿,因为其独特的声线被大家所熟识的。
虽然不知道对他的喜欢自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而开始,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无形之中的喜欢从高中一直持续到现在,经历了很多事遇见了很多人也都没有磨灭一分。
他是个特别的存在。
刚才梦里的景象真实发生在高中毕业时某人去送自己回国的时候,所以才会从景色到内心感受都如此真切。
两个人一同走在路上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不约而同地看着玻璃窗外的灰色天空,似乎永远不会晴朗起来。小雨依旧下着,落在两个人共同打着的黑色大伞上。亚瑟一直不太喜欢雨天,不外乎是觉得见得太多的厌烦,淅淅沥沥,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停下。
天色渐暗,雨夜更将暗发挥到极致。
忽而一道闪电在厚重的云层中打破了平静,照亮了两个人的脸颊,在雷声响起后转瞬即逝。
虽然只是转瞬即逝的光。
不知从哪里突然涌上的勇气转向王耀。
“王耀,我……”
“怎么了?”对方才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要保重自己啊。”
快要溢出的“喜欢”就在嘴边,却不知为何转了个弯变成了客套又似乎很冰冷的告别话。
“知道啦。”
王耀笑了笑,转身离开机场,“你也一样,再见。”
怎么会。
就差一点的。
这种感觉真的是第一次呢。记得刚到这里的时候人生地不熟,什么都一塌糊涂,因为多少有点孤僻的性子没人去关心,只有当时任班长的王耀很耐心地帮他解决了很多事,面对某次很重大的打击时也只有王耀会来帮助他渐渐走出阴影。
如果没有他的话,自己大概不会愿意再去面对任何人,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自甘堕落吧?
大学结业时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回了一趟中国,偶然间在一个视频网站上浏览到正在直播间的某人。
虽然是用面具挡住了脸,但标志性的辫子露在外面一眼就让亚瑟认出了那人。
这件事用中文形容大概就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了吧?说得夸张点面具算什么就是王耀化了灰他都认得出来。
再之后就也开始尝试投稿,在那个网站官方举办的一次粉丝见面会中相遇了。见到他,王耀很惊讶地感叹了一句就说声音熟悉原来是你,就被工作人员叫去准备了。
他离自己近在咫尺,但是总感觉距离变远了很多,现在两个人都是公众人物又不好说单独相处,渐渐发现就像自己说的那样比起朋友都做不成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所以也就一直把这件事推了又推。
只是现在亚瑟不知道王耀之后到底怎么样了,住在哪里,工作在哪里,甚至连他是否已经有了恋人,家庭都无从得知。
暗恋真的是非常难过的一件事了。


收起回想,差不多已经到了自己出场的时间。
歌曲是亚瑟一贯擅长的摇滚风格,本应该很得心应手才对,但今天明显因为不在状态而频频失误。好不容易下了台,猜想着这次大概会成为黑历史就有点丧地去休息了。
都怪自己,尽想些有的没的……
时间过得很快,当亚瑟听到舞台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时才意识到已经是最后一个压轴的节目了。
是王耀。
今天的新歌很适合他,主歌部分节奏舒缓配上少见但依然动听的,比较温柔的声线,副歌风格一变的欢快取而代之成功使全场气氛达到最顶峰,从后面望去满场都是红色的荧光棒在跟着节奏挥舞。他也会时不时把话筒伸向观众,以此互动。
他在live里的表现是几乎和网站上发布的没有什么差别的。有时候经常能看见他的粉丝用他“很少修音”这一点来证明他的唱功足以,以及心理素质的强大。
他还是和高中的时候一样。
一样是众人所瞩目的焦点,一样是不知比自己好出多少倍的存在。
有的时候炫目的光辉会让人羡慕甚至嫉妒,但如果喜欢着这个人的话会让人产生更多的自卑感,如今看来这句话也并不无道理。
一曲终了,今天的活动到此结束,人群也渐渐散去,后台的演员们都三三两两聊着天离开了,只剩下刷着手机的王耀和一直沉默着的亚瑟。
“在看什么?”
“诶!”王耀被亚瑟突然凑近手机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摁下待机键让手机黑屏,“你你你……偷看别人隐私可不是你自称的绅士应该做的事情吧?!”
“我什么也没看到你就关了。”
亚瑟做无辜状摊了摊手。
“那就好。要不然我可能会选择杀人灭口。”
对方装作很凶的样子让亚瑟突然有了一些开玩笑的念头,“你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好奇内容了。”
“喂!”
王耀气结,稍微仰起脸看着某个本来就比他高自己坐着他站着更高的粗眉毛,只是他不知道此刻这个形象在对方的眼里像个脸颊鼓鼓的花栗鼠,实在可爱得不行,所以就忍不住凑近在他脸颊上捏了一下。
软软的手感真的很棒,不过被捏的某人反应倒是出乎意料有些震惊的神色,然后低下了头,至于悄悄爬上脸的红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陷入非常尴尬的沉默。亚瑟想了想决定为这个多少贸然的举动道个歉,但王耀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说着还有事就急忙走了。
总感觉和他的距离近只是刚才表面距离上的近,实则是无法触及的远。









【二】
知道睡眠不足是多可怕的亚瑟在十点钟便很乖地去休息了,但是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却迟迟没有困意。
鬼使神差地去拿了手机打开微博转发那条live官微的录播,虽然转发里什么也没有写,但如意想之中的一样马上收到了99+的赞评论转发。
内容果然没有之前那么暖心了。
“live与CD完全不符”这种话题一页里至少占了三分之二,质疑的,说要脱粉的也不在少数。当然也有些为自己辩解,但很多都是在像“唱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我就是喜欢”的让人看了觉得更奇怪的话,于是试着去听了一遍。
果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
刚才的回复转发里也没有那个spring thunder的身影了,亚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很在意这个粉丝,但就是每次看到抢沙发的都是他就会有点开心。
大概是觉得他说话的语气有一种熟悉的,很让人安心的感觉吧。凭他的狂热程度,百分之九十五可能都是在台下某个座位上目睹全程。
他懒得惹风浪删掉那些说他唱功不够的热评,又胡乱地看了点什么,才看到评论姗姗来迟:
“很抱歉来晚了,心情有点激动所以言辞有不当请原谅。亚瑟这几天状态一直不好是关心他的人都知道的吧?他的唱功到底怎么样也是去过之前任何一场live的人都知道的吧?脱粉的我只能说本来就不是真粉了何来这一说?无脑黑请右转不送。”
亚瑟罕见地在评论界面回了一句谢谢,对方却依旧秒回说是他作为粉丝应该做的就忍不住在他的闪电头像下点了个关注。
对方也没有像什么一般粉丝那样在主页大肆宣传“爱豆关注我了”,只是在聊天界面发了个很友善笑脸。
这个人善解人意的程度简直是他所见过的人中数一数二的了。
他的行事风格越来越像一个人……是错觉吗?

第二天的live——自己的出场虽然只是在大合唱里,但还是早早到了录制现场。
王耀正在和几个朋友聊着什么,看见亚瑟之后似是被站在他后方的弗朗西斯推了一把就差一点扑到亚瑟身上。
“啊……抱歉……”
对方突然以一个近乎拥抱的奇怪且引人遐思的姿势靠近得贴上,只觉得脸颊像热水壶里咕嘟咕嘟冒泡的水一样不断升温的亚瑟本能地扶稳他并后退一步,急忙随便找了个话题支开,“事情办好了吗?”
王耀似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的是昨天自己离开前胡乱编的理由,才说:“早就好了!”
身边的其他人好像很识趣地不知什么时候全都不见了,亚瑟才问,“王耀你住在哪?不在这里吧?”
“其实今年是一直在旅行。很久以前就想来这里看看,环境什么的都喜欢。就是旅馆住够了没有找到什么好的地方。”
“我邻居家的房子最近在出租……”
“那很好啊!能去看看吗?”
“…可以。”
事情意外地进展很顺利。王耀很快就敲定了租下那间房子,理由是“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有个熟人还好一点”很快地收拾了行李搬过来,强行拉着亚瑟转了一圈并对他“其实只是想了解哪家饭店比较好吃”的吐槽不加以理会。
但是这其实像做梦一样,像曾经一样,再次相遇并且现在每天都会看见对方的面孔,本应该是他所盼望的事情才对。
当然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对他除陪朋友之外的心思的话……说不定会怎么想。
只是很无力地藏着,藏着,像小孩子偷吃什么家长不许买的零食一样不想被人知道。虽然觉得自己很懦弱,也觉得他只是旅行路过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所以不知何时就会像春雷一样消失不见,身边的位置也许会有其他的人占据。到时候可能就是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

【三】
是很寂静的一个夜晚。
即使在白天阳光没有一如既往通过窗子照进地面,只能看到冷冰冰的一个白色小圆点被层层的灰云遮住。夜晚则彻底暗了下来,能看见邻居家明亮的白色led灯的灯光。天空中不知何时细碎地又下起了雨,小声地敲打着窗玻璃。随着噔噔噔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急忙跑来的王耀把窗外小小的的绿植抱进了屋里。
对方没有往这边看,自然也就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本来还在考虑他转过头来就说自己恰巧来看雨的亚瑟有些庆幸,又有些微妙的失望。
手机突然响了两声,看见来电显示是王耀的亚瑟急忙接起,“什么事?”
即使交换了电话号码,王耀也很少打电话给自己,顶多在社交软件上发个消息比如说请他帮忙混音或者合作个曲子什么的。
“一起去签售会吗?雨好像小了一些。”
某人的声音自话筒中传来,有些失真但仍旧好听的很。
“好,好啊……”亚瑟才想起来有最近还有一场新歌的签售会,翻箱倒柜找到了得体的衣物又动作很快地把身上的睡衣换下。大概十分钟的时间,窗外依然是雨景,只是有个多了个不算高大的人影。
顾不得吃饭迅速穿上鞋关门跑到楼下,要是楼下那人知道了是绝对要像学生时代那样伸出手戳戳他的额头说平时不要像三岁小孩一样把东西丢得到处都是到时候一样也找不到啊笨蛋。
说起来笨蛋这个称呼真的也很久没听见了啊……
“等好久了吧?”
“没有没有。”王耀很简单回了一句,“离活动还有一段时间。”

被拽上了人很多的地铁,亚瑟手把着一个靠近后排的栏杆,旁边的王耀也跟着抓住上面的把手保持平衡站稳。后排人也是丝毫不比前排少多少,他们可以活动的空间几乎没有。
偏偏是这么小的空间也有人要不顾别人感受硬是挤过来,挤得王耀实在难受,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
“小心点!”
亚瑟第一反应抓住了他的手。
即使是这么冷的天气也一样没有消减的热度自手心传来。直到下车后王耀戏称还要握多久的手才放开才有些脸红着解释道只是取暖而已不要多想。
天空中一声响彻心扉的雷又一次出现在两个人一同的时刻。
“虽然现在已经不是春季了,但……像不像那个时候你送我去机场的情景?”亚瑟想了半天还是打破了沉默。
“……你那个时候,想说的是什么啊?”对方没有回答而是如此反问。
“…就是……我说的那样啊。”亚瑟没有料想到对方还记得这回事,急忙搪塞道。
“好吧。”对方没有再追问的行为让亚瑟松了口气。


“大家不要着急……都有份……”
人出乎意料地多,每个人都害怕会抢不到限量版,王耀的安抚并没有让他们放松下来,很快被淹没了。
一大摞签好名的CD放在桌角摇摇欲坠,亚瑟见状立即从紧邻的摊位抽开身扶住,放在了他桌上。
“帮大忙啦。”王耀对他笑笑。
“……没关系。”
会场立刻有一些女生开始交头接耳,可以听到离得最近的那位说的是“默契好棒”。
回去cp党一定又要炸了。
亚瑟心想,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坏处。

【四】
果然。
不过在好茶cp再次登上同人排行榜前排后接踵而至的,王耀的生日又激起了新的热烈讨论。
亚瑟自然是准备了贺曲,只是这一次很久以前就开始用心写,认真程度异常之高。只是对于歌词如此直白想让人不去想什么都难的方面他一直有点苦恼。
虽然这是自己真实的心声,但还是……
不要发到公众平台上了吧。
那么要不要发给他本人呢?关于之前的许多猜测目前根本没有印证,虽然并没有看到过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身边有朋友以外的人出现。这段时间也是很多事情都一起处理,熟络了许多。
第四次纠结的时候亚瑟却是手一滑真的连着pv和一句“生日快乐”一起在十月一日的零点用小窗发了过去。
等等,发过去了?!
更令他绝望的是对方秒回了一个感叹号,显然此时已经无法撤回。
没办法了吧。
很快地,离他回复已经过了十分钟了,这回是真的石沉大海了吧。


就在亚瑟心灰意冷准备关掉手机的时候对方又发来了一连串感叹号。
来自王耀的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你写的词,是真的吗?”
“算是吧。”亚瑟视死如归地说。
“什么叫算是吧,给个准确的答案好不好。”对方显然很不满。
“我……”亚瑟有些迟疑,对方却接着说:“这样我才好确认,你是不是真的也喜欢我啊。”
“也?”握着手机的手和声音一起开始颤抖。
“没错。”











【五】

       18.10.1    00:20

“虽然是个很无趣的比喻,但我还是想说。
你就像春雷,在萧条冬日过后的阴郁春日里突然闪着光闯进来,照亮了天与地,那光使我振作起来。
那日的惊喜是我未曾预料过的,从那以后因你而起的暴风雨就再也没停歇过,我却在其中看见了万丈阳光。
但雷终究是短短的一瞬,我没有留下它,在产生巨大的轰鸣声后消失不见,只剩有些痛苦的心情。于是我便在每个雨天都等待着,你能否再次照进来。
所以啊,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走了?”
这条亚瑟的微博终于开始不再是仅自己可见的状态,甚至被他置了顶,随着那个生贺曲的公开一起展示在每个人的网页上了。
第一个转发的人,ID是spring thunder。
与第二个转发的王耀回了同样的一句话。
“不会的,一直会和你在一起。”
这个头号粉丝的身份已经浅而易见,并一定不会是以spring thunder的名义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粉丝了。











【六】
“你就一直没有发现那个天天抢你微博沙发的是我吗?”
“当然发现了……就是一直没有确认啊。”
“而且,你某一次说希望那个人是你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吧?”
“哈哈。”

【七】
“以后的纪念日一定会普天同庆的吧?”
“什么?”
“因为明年的今天也会加上国庆和我的生日一起庆祝啊。”
“是啊。”
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fin.

是没有想到写这么差竟然还有热度的【捂脸】
其实后面已经差不多写完了,但总觉得跟前面衔接不上……qwq所以有时间的话说不定会删稿重新改一遍吧。